详细内容

药价调控新规有缺陷 是否能够较好执行存疑问
2010-7-12 0:52:28

  7月7日-8日,围绕药品价格问题、新医改难点问题,参加“第十七届中国医药企业营销高峰论坛”的专家、企业家、学者进行了深入探讨。搜狐健康全程实录,以下为7月7日上午围绕药价调控新规定等问题展开的沙龙对话。

围绕药价调控新规定等问题展开的沙龙对话
围绕药价调控新规定等问题展开的沙龙对话

  主持人: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副会长 牛正乾、搜狐网健康频道 魏小刚;

  对话嘉宾:王波(北京秦脉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裁)、朱恒鹏(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所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)、耿鸿武(九州通集团业务总裁)、杨昌顺(江西三精易安医药有限公司总经理)

  药价调控新规“机械” 企业“生意可以继续做”

  牛正乾:在正式对话之前,我想问在座的一个问题,在座各位老总,完整的把《药品价格管理办法》(征求意见稿)看过一遍的,请举个手。我看了一下,大致有20%的人看过,因为药品价格管理办法对我们医药企业影响非常之大,真执行影响会非常之大,如果让老百姓看一看,忽悠一下老百姓,应付一下,这个当然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药品价格管理办法,2000年版和1996年版我进行了比较认真的对比,对比的结果是差不多,跟96版和2000版差不多,当然我们每个专家都会有一些不同的看法。为了给在座各位短的思考时间,我来让我们台上的各位嘉宾先用一分钟,一两句话谈一下他们对新的药品价格管理办法的看法。

  魏小刚:我没有什么看法,我主要是提问。我现在想问一下,这个药价新规可能会为整个医药产业链条抬高药品供货价,或者出厂价。我不知道各位嘉宾对这个观点有没有一些看法?

  牛正乾:这个问题我们稍后回答。下面请耿总谈一谈观点。

  耿鸿武:价格管理办法,刚才那么多人看过了,看过共同的感受,作为生产经营企业,大家都知道价格往往对企业将会带来的影响。总的感觉我觉得有两条:

  第一个感觉,看起来挺好,好在哪里呢?有了很多方法方式解决了以前大家反映的很多问题,但是是否解决到位,是否能执行下去?我们从现在文件本身来看,可能是做不到位的。

  第二点,其实它的机械性非常强,从销售费用率,加价率,零售价格,一个事情完全把它定死了,定死了之后可能会出现一个最大的问题,我们从做市场经济,市场经济中的这种魅力也许会被国家管控让所有规则失效,而失效以后真正的市场魅力就没有了,我们生产企业其实之所以有差别,就是因为我们是在不同的市场背景下,在不同的市场情况下得到的。我在这儿做一个猜想,这个猜想也许不太完全正确,以后上市公司,假如说同类型上市公司利润率是一样的,今后市盈率如何去计算?可能这是价格规定最大的问题。包括还有零差价问题,一系列问题跟以前15%顺加价有什么区别?很多人说区别很大,造福老百姓,但是从我们来看没有带来任何变化,也可能会对我们行业带来巨大的冲击和影响。

  朱恒鹏:我也拿到了药品价格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,我第一个判断是对业内的影响不会特别大,这十多年医药行业都面临这样一个问题,无非就是大家稍做调整罢了。坦率地讲,制定这个办法其实用心也很良苦的,也试图对生产企业有所保护,也试图私下承认医疗机构以药养医还要有一部分的利润,这是第一个看法。

  第二个看法,大家应该积极发出声音,反对这个事情,这个事情如果不改,医药行业这种挨人批评的现象还会持续下去。这种价格管理思路是错的,这是医药行业乱像的根源。以药养医,导致医疗机构垄断地位,医疗机构赚取暴利,我觉得这个可以暂时承认。但是杂七杂八这些返点,回扣,走票,代理这些东西不应该存在,而这些恰恰跟价格管理办法有关,这种思路是错的,我们其实可以理顺的。大家看其他产业就知道了,政府过去管得很乱,但是不得不放开,粮食价格也理顺了。像一些简单的商品,雪糕,矿泉水,这两个产业政府既不管价也不管其他的,最终市场集中度很高,价格很合理,也不用回扣,也不用返点。其实药品有点技术含量,本来壁垒应该高一点,因为有质量标准,集中度高的也应该走得很顺的,正是因为这种管理方法把它弄乱了,大家不得不又要生存,又要规避这种管理办法。所以我觉得这个管理方法对大家的影响也许并不大,大家仍然可以像过去那样活着,还活得不错,但是大家应该发出一个声音,反对这种管理办法,不要管中间的加价率,那些东西是管不好的,也不可能管好的。

  王 波:我个人非常支持朱教授这种观点,要想管价格,其实最终的目的也是为了解决老百姓看病贵的问题,公众的财政和老百姓的费用更加合理使用,能看到更多的病,所以价格并不能解决全部问题,如果非要管,就只管好最终零售价。我跟大部分企业讨论的时候,其实中国药品不分多少类,实际上就分两类,一个是卖给患者的,一类是卖给政府的,如果我的产品走OTC这条道路,在政府最终零售价下我怎样做广告,做促销,做这个。这个可能更加的市场化一些,然后我要做出自己特色来,做出自己品牌,品牌维护等等,这是一个销售行为。

  另外一种销售行为是卖给政府,因为我们现在搞招标,实际上不是最终老百姓在做药品采购,无论是以药养医,还是以药养政,把各种公关期间的费用,而这些费用都要发生,而这些发生都不在现在的价格管理办法里面,没有一个叫公关费用的期间费用率,没有这样的安排。但实际上又要有这个东西,所以这样的话,当然我也知道发改委用心良苦,其实这个管理办法不是今天才出的,已经好几年了,内部有N次稿我都有,每次都在讨论,只是这一次芦笋片事件,第一个要迅速做出政府应对来,赶紧把这个掏出来了。即使掏出来,想控制三率,这么复杂的公关费用率,还有以药养医,以药养政费用率必须存在前提下,就一定管不好另外两个率,我担心效果挺好的一件事,最后就跟我们招标一样。其实招标本来没什么好指责的,结果越招越乱,越招越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效果。所以我不看好这样一个能见的实施效果。

  杨昌顺:在座的几位只有我来自工业企业,现在我是在一家代理公司,药品价格管理对我的影响是巨大的。从总体来看,一个是三控,出厂价,流通差率,还有流通价,还有出厂价的结构,期间费用,对于前者我是支持态度,作为医药行业的从业人员我非常希望行业能够规范,有序,对于后者出厂价的几个结构化的规定,我是反对的,完全没有作用也没有什么道理。作为我这样的身份,作为一个代理公司,面对这样三控的情况之下,我要做的调整是最多的,我也是最被动的。仔细思考之后,我觉得也没什么,政策带给我们更多的是一种不确定性,我们的痛苦都来源于不确定性,但是把这个政策看透了,执行会怎么样,不执行会怎么样,两条路径看透了也就没有什么不确定性,生意可以继续做的。

 
>

本站通过国家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 ICP备06010228号
地址:吉林省四平市铁西区兴红路622号 电话:4000434003
版权所有:吉林百姓堂医药有限公司Copyright © 1998 - 2011 bxtyy. All Rights Reserved

技术支持:上海seo优化 上海企业建站 keywords: 吉林百姓堂药业有限公司 舒民香安神补心片 康贝欣解郁安神颗粒 解郁安神胶囊